第一章

白鹭是个健身教练,她的长相十分甜美,身材也很好,波涛汹涌,蜂腰肥臀。

加上职业的关系,她生了孩子还没有半年,身材已经恢复了很好了。马甲线和小腹肌一个不落下。

小孩儿满一岁后,她便让娘家照顾着,自己则开始忙工作去了。

今天是她回去上班的第一天,由于太久没上班了,前一晚她兴奋得睡不着,第二天连闹钟响了都没注意,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快迟到了。

她匆忙的赶到了地铁站,看到人山人海,不禁咂舌。

夏天的太阳很毒,就是大早上的也一样,晒得人浑身发烫,好不容易挤进了进去,白鹭却不得不忍受别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

白鹭想要避免和那些人接触,所以找了一个比较靠近门口的位置,可是她刚刚站稳,便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贴了上来,她果露出来的后背忽然被一只热气腾腾还冒出一些汗的手触碰着……

白鹭因为生了小孩,自己的丈夫又经常出差,所以鲜少有机会和男人接触,这会感觉到了陌生人的气息把她团团围住,她顿时有些呼吸不畅,本来想走开,可是四周都是人,她连动都动不了。

那个人似乎察觉到了她的窘态,非但没有把停止,反而整个人贴了上来,拿家什抵在了她柔软的臀部,加上她今天穿的还是健美裤,那令她相当自豪的蜜桃臀展露无余。

而且白鹭穿健美裤的时候有那么一个习惯,绝对不会在里面套内裤。因为不管是什么样的内裤都会出现一点勒痕,健身裤的布料又轻又薄,很容易就能够看到那些尴尬的印记。

此时,对方十分隐晦的把手放在了她那引以为傲的腰臀上,那大手十分的大,而且相当的滚烫,白鹭隔着裤子都能感觉得到,那人手上的温度比外面的温度都要烫上几分。

白鹭又气又急,转过头去想把人喝止住,就在这个时候她看到了窗户上面倒映出来的有些模糊的人影,那个人的眉毛旁边有一块胎记,这块胎记是她最熟悉不过的,这个人竟然是她老公的舅舅!

她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原本想要大着胆去训斥这个男人,但在看见是熟人之后,她竟然做不出任何反应!

白鹭老公的舅舅叫做曾大胆,今年四十多了,长得比较高,可能是经常在外面跑的缘故,所以有些壮实,而且很黑。

但他其实不真是白鹭老公的舅舅,而是白鹭婆婆的朋友,在白鹭老公小的时候逗小孩玩儿,拿颗糖忽悠白鹭老公喊他舅舅,这一喊就是十几年,长大了也改不了口,不过他们的关系可是真亲,到如今也还来往着,时不时来他们家住上一段。

白鹭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而曾大胆见她不敢动弹,以为她是在怕自己,当下便把手往白鹭的腿间伸了过去。

他刚才摸白鹭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这个小瘙货没穿内裤了,他在抖音里看到过很多像白鹭这样的女人,她们就是穿着这样的健美裤跳着瘙舞。

曾大胆粗糙的手隔着健美裤沿着往下,他抬手想撑开白鹭,企图侵点领地。


第二章

白鹭俏脸通红,她又惊又怕,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又有那么一丝期待,可能太久没有碰过男人了,所以也有了一种陌生、原始的冲动。她一边呵斥自己不应该这样做,一边又忍不住享受起来。

曾大胆急切的把手指陷进去,力道有些大,让白鹭为之一颤,没几下便感觉不行了,她下意识的把腿夹了起来,可是这个时候曾大胆又用力撑,搞得她挺为难的。

白鹭羞耻的很,心跳的飞快,穿着背心露出来的胸口随着她急促的呼吸在上下颤动着,好像是要跳出来一般。

这个女人还真瘙啊,两三下就这样了。曾大胆在心中低沉的笑了几声,越发的放肆了起来。

曾大胆这人简直是人如其名,胆子特别大,仗着现在每个人低头玩手机,他便肆无忌惮了起来,他穿的裤子相当的宽松,隔着裤子用自己去撩白鹭那层薄薄的布料。

随后还把手探入到了白鹭的衣服之中,抚着白鹭平坦的肚子。见白鹭没有反抗,他的手十分不规矩的滑溜上去一把捏住,粗糙的指腹让人感觉强烈,害的白鹭差点就要叫出来了。

她实在是太过容易来事的女人,被触碰几下就有些受不了了,而就在这个时候,曾大胆的手滑落,朝着裤子里面探进去,他婖了婖干燥的嘴唇,寻思着,在下一路口就把这个女的裤子给扒下来弄了。

就在他的手不太规矩的探入到健身裤里面的时候,白鹭忽然软软的叫了一声:

“舅舅别动了,我是白鹭啊。”

曾大胆听了之后,整个人呆若木鸡,当下急忙的把手给缩了回来。

“白,白鹭?”

曾大胆说话都有些口吃了,白鹭赶紧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回过头去看了一眼曾大胆,两个人尴尬无比。

白鹭看着下一个站就到她工作的地方了,于是便和曾大胆说:

“舅舅,我先下车了,我要去上班,回头再联系吧。”

刚刚说完话,地铁就停下来了,白鹭如蒙大赦,飞快的逃离了这里。

曾大胆咳嗽了一声,看着曼妙的身姿离开之后,心中满是不舍,他想着刚才的触感是多么的美好,尽管知道是自己假假侄子的女人,可是年轻的躯体实在是太过于有吸引力了,刚才那种紧致的快乐还停留在他的手心里……

白鹭上完一天班后,有些疲惫的回到了家,可没想到进门之后,她看见了自己的老公方志明和曾大胆正坐在桌子前面喝茶。

两人侃侃而谈,这幅画面让她顿时想起了今天早上遇到的事情,俏脸顿时红了一片。

方志明没有发现她的异常,见娇妻回来了,便笑着招了招手:

“白鹭来,我今天下午才刚到的家,舅舅过来接我了。舅舅说说今天早上在地铁站见到你了,还真的是缘分啊!”

白鹭听见了之后,暗暗的吃了一惊,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曾大胆,发现曾大胆没有说话,心中便十分狐疑。


第三章

今天在地铁上面,她们两人明明已经打过照面了,而且她还被曾大胆这般猥亵,此时白鹭就算是再镇静,心中也多少对这个男人有那么一点害怕,所以她不敢直视曾大胆。

曾大胆也算是见识过不少的女人,知道白鹭现在是敢怒不敢言,也并没有和她说什么,而是转过去和方志明说:

“志明啊,这一次回来应该就不走了吧?”

方志明连忙点了点头,他之前因为公司的要求,所以到国外去公干,也就是白鹭生小孩的时候他刚好可以回来一趟,接着又去了半年,这次总算可以调回国任职了。

其实方志明在和曾大胆讲话的时候,那双眼睛早早的就瞥向了自己的老婆,看着老婆的身材比以前更好了一些,也有些心痒难耐。

要不是现在是大白天的,而且有人在旁边,他可能早就扑上去和老婆大战三百回合了。

“那们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见过了,今天得好好吃饭,舅舅下厨给你们露一手,小龙虾怎么样,你们喜欢吗?我可是买了不少回来。”

曾大胆笑着说。

“好,白鹭你去帮忙的打下手吧!”

方志明心中其实是想要和自己的老婆亲密一番的,可一想到有人在旁边,也不好有太过于亲密的举动,但自己老婆曼妙的身姿就在他面前晃动着,他怕自己会忍不住露出囧态,所以便打发老婆去给曾大胆打下手。

可是白鹭一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顿时觉得非常的不开心,而且还有点还怕,可自己的老公竟然还让她去给这个好涩的男人打下手!

她脸上的笑容登时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曾大胆也看出来她有些不高兴了,不过他并没有生气,而是打趣的说:

“没事,厨房里面还是我来就好了,你们先坐着休息吧!”

他这话是故意说给方志明听的,果然,方志明丝毫没有发现白鹭的异样,反而催促着白鹭说:

“那怎么行,怎么可以让舅舅一个人忙前忙后呢?白鹭你快去啊。”

白鹭没有办法当众发飙,只好跟着一块进入了厨房,帮忙剥点蒜头什么的。她一边剥蒜头一边小心的看向曾大胆,没有想到却对上了曾大胆那双色眯眯的眼睛。

曾大胆并没有因为今天早上在地铁上面猥亵了白鹭的事情而感觉到半点愧疚,反而用光明正大的眼神看着白鹭挺拔圆润的地方,他想着那浑圆的触感,回想她在车上时的反应,还有压根就不反抗的白鹭,当下在心中确定了,这侄媳妇绝对不是什么好鸟。

被曾大胆直勾勾的眼神看着,白鹭露又羞又恼,她忍不住狠狠刮了一眼舅舅,随后转头气冲冲的从厨房里面走了出去,正巧碰上正在看电视的方志明。

方志明听见脚步声,看见自己的老婆黑着一张脸不开心的从厨房走了出来。赶紧把手里面的遥控器放下来,他走了过去,在曾大胆看不到的地方,一把把老婆抱住:

“怎么了宝贝?为什么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第四章

感觉到老公的关心,白鹭心里面才算是好了一些,她想到今天早上所发生的事情,好像也不太好告诉自己的老公,于是只能摇了摇头,说自己有点不舒服,回去休息一下就行了。

方志明听了之后便点了点头,说等舅舅做好饭菜之后,就会把她叫起来一块吃。

曾大胆以前当过兵,当时是做炊事班的,做饭可以说是一把好手,不过退伍了之后就没有什么工作做,在家里面帮忙种地,平时也会锻炼一下身体,尽管40岁了,但身体还是非常的强壮。

这一顿饭,白鹭吃的可以说是索然无味,她能够感觉到曾大胆的眼神一直粘在她的身上,仿佛坐在曾大胆面前的她根本就没有穿衣服。

曾大胆的胆子是真的大,他坐在两夫妻的对面,加上腿很长,便大胆朝前面探了一下,准确无误的把白鹭的腿夹到了自己的双腿之中。

白鹭吃了一惊,手里面夹的那个小龙虾掉到了桌子上,方志明看见自己老婆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于是开口询问的说:

“鹭鹭,你怎么了?”

“我看小白可能是身体不舒服了吧?”

曾大胆放下了筷子,表面上一副担忧的模样,但他的手却已经探向了桌子底下,一把抓住了白鹭的脚踝,还暧昧的伸手摩擦着。

白鹭被那粗糙的手指摸着细嫩的皮肤,忍不住的打了一个颤。

和方志明不一样,曾大胆的眼神实在是太过于有侵略性了,她感觉自己现在就是曾大胆的猎物,从来都没有过这样陌生又刺激的感觉,这让她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

“我觉得身体有点不太舒服,我先回房间休息一下,你们两个慢慢吃。”

说完这句话,白鹭就好像逃难一般的离开了餐桌。她跑回到屋子里,关上门后,还觉得自己心脏跳得飞快,脚踝上面似乎还残留着刚才被触摸的触感……

方志明和曾大胆喝了不少的酒,他晕晕沉沉的回到了房间,看见自己老婆已经洗好澡,香喷喷的穿着性感的睡衣趴在床上玩手机了。

他看着那挺翘圆润的蜜桃臀,当下便两眼发直,他反手关门,还特意把门眼加上之后,才跌跌撞撞的朝着白鹭的方向冲了过去。

白露还没有反应过来,便感觉自己的蜜桃臀被老公粗暴的揉在了手里。

“大半年不见了,你有没有想我呢?”

方志明喷着酒气询问着白鹭,白鹭任由他揉捏,方志明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实际上是一个好涩之徒,他们两个刚交往,没有两三天就已经开房了,他这方面的需求一直很大的,而她正好也一样。

方志明的手揉搓那蜜桃臀,就好像搓面团一般,感受着薄薄的冰丝底下那圆润的触感,他的手每次拨推的时候,白鹭就感觉到一阵空虚。

不知为何,她的脑子里面不断的回想着今天早上的画面,仿佛自己身后的人正是早上那人,一瞬间,那种空虚的感觉越发的强烈了……

“我要做!”

方志明急急忙忙的把自己的裤腰带给解开,一把将人摁住,白鹭回过神来,又惊又怕的说:

“不行,舅舅还在隔壁呢!


未完待续,关注看<我们的激情故事......>

篇幅有限,后续情节更精彩!

点击【下一章】跳转微信继续阅读哦 ↓ ↓ ↓ ~